诗酒趁年华

【文章作者】:日照小鱼儿玄机2站【发布日期】:2015-06-12 03:56 【查看次数】:

    其实是没有诗也没有酒的,但我们的确是“趁年华” 了。

                                           ——题记

我曾经经历过很多很多次的“天公不作美”的经历:就好比去泰山看日出会下雨,去八达岭也会下雨,心驰神往,却无奈现实总是一盆冷水浇下来。而这次的集体远足,自从听说后便从备考复习的紧张中存了那样丰富的慰藉,结果在出发的前一天看天气预报说要下阵雨。

有人说“命途多舛”——虽然用在这里有点夸张,但用来指我这样的遭遇似乎并不为过。

然 而像我这样大叹悲剧人生的人并不多,事实上,是几乎没有。在我与“带雨伞很麻烦但是不带有可能被淋湿”以及“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下雨”这样的心理状态作 斗争的时候,对我身边的大家来讲似乎根本不是问题,她们都在热烈地讨论着明天要带哪些想带的东西。于是我问:“你们明天都愿意打着雨伞去走完那么长的一段 路么?”

“没关系没关系,咱们班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边聊着天一边就走到了。”

看来我是不应该存这样的消极想法了。爸爸看出我又要打退堂鼓,安慰我:

“没关系,你们全班一起走,很快就到了。这么多人在一起也很热闹,就算下雨也不会有多累的。”

而等我刚刚从这份犹豫纠结的安慰中回过神来,一抬头已经可以看到各班的彩旗在初春乍暖还寒的风中飘扬了。

妈妈说我心里还是想去的,不管觉得多么麻烦多么为天气困扰。

雨 从出发前开始下,我们在操场上集合手里都紧握着雨伞。说好家长不要来送,结果还是来了。送伞,照相,我们兴奋幸福,家长们也很兴奋幸福。从校门口出发的时 候大家有说有笑,讨论着一些譬如“今早上吃了什么饭”以及“为远足做的怎样的准备”诸如此类。我们在马路上欢笑莫名,逸兴遄飞,只是为了能尽情地享受这样 难得的自由。

路 上可以看见大海,我们在走到一半的路程的时候路过一个村子,马路与海之间只隔了一道堤坝,风大时一个浪头打上来把鞋都打湿。原本就潮湿的天气再加上海风海 浪,整个人都潮湿起来。我们一步步向前走,热烈地讨论着看到的一草一木。有住得近的同学像一个见识丰富的人给未曾来过这里的同学介绍着眼前出现的新奇的, 未曾见过的东西。

这一路是不寂寞的,远比想象中欢乐得多。

我们在森林公园吃午饭,正是雨下得最大的时候,我们在蓝色的塑料棚下听雨打的声音,间杂着谈笑声、歌声,冷雨也能瞬时变得有生气。不管不顾地在光线很暗的地方四处找人合影——那便是我们由衷的高兴了。

实 际上讲,刚刚从学校出发的时候是不会有人喊累的,尽管绝大多数人从未走过这样远的路,但也仍然能与三两好友一起结伴前行,有说有笑。只是到了森林公园,真 正允许我们休息了,那根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且再也不想收紧了。所以回程便有了可想而知的艰难。无法否认的一点是:人在长途跋涉的劳累后,一旦得到一点 缓解,便再也不想回到原来那种坚持的顽强中去的。这是人普遍共有的属性。我们依然。只是我们出于十几岁少年的自尊心与活力,毅然决然地下定决心走上归程, 并打定主意要坚持地走下去。因为那是三部三班第一次一起经历的大事,是我们那么难得地有时间在一起。

这叫我们的青春。

班主任陪我们一起走,从头至尾。

回家之后妈妈很高兴,也终于对我说了“实话”:她说她一直等着班主任给她打电话让她去接我,结果没等到。

我问,你是不是很失望?

她笑着抱起了我,举得很高。

我相信千人千面,每个人都会有对这次远足的感受,与别人不同的感受。或兴奋或欣慰,或平静或劳累。而至于我,油然想到的一句话便是“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又想到“诗酒趁年华”一句:只是我们同曾皙不同,我们不祭祀,不浴于海水,也不止是五六人、六七人;我们同苏子不同,我们既没有诗也没有酒。

但我们是真的“趁年华”了。或许说,人生难得有一次这样的时光,它会让大雨倾盆也能如叮当金玉,它会让劳苦倦怠也能如心甘情愿,会让我们这些叛逆期的少年归顺地服从管束,坚持着做自己从未挑战过的事情。

那是我们收藏于心的美好。无论何时都仿若天晴朗,地温柔。

 

2012级三部三班  厉国欣